主页 > 装修

《都挺好》中国家庭最大的纠结

时间:2019-08-18 来源:拯时及救
《都挺好》中国家庭最大的纠结

国产家庭伦理剧一直都是烂剧的重灾区。不是用力过猛,就是严重悬浮失真。在这样的背景下,由姚晨、倪大红、郭京飞等新老戏骨联袂主演的都市伦理剧《都挺好》荧屏热播才显得更加难能可贵。

作为“一家之主”,母亲赵美兰的去世让这个家庭所有潜藏的危机彻底暴发出来。一个夫妻和睦,子女有成,殷实祥和的中产家庭开始分崩离析。当我们走近这奇怪的一家,就能发现,这个家里几乎囊括了中国当代家庭的所有问题:妈妈重男轻女,霸道强势,丧偶式育儿;爸爸甩手掌柜,越老越作,最终“老无所依”;大哥无视妻儿,不懂平衡家庭与父母的关系;二哥啃老成性,妥妥地巨婴一枚;小妹长期被父母无视,被迫“离家出走”,虽然事业成功,却丧失了所有亲情……

苏家的故事真实精彩到观众经常能对号入座,“我家就是这样!”“我公公跟苏大强一样作!”“我到现在都在贴补我哥哥一家”“怎么和我老公家一样”……外人眼中那些“都挺好”,成了这些家庭里最大的纠结。

没有手指一般齐,大家庭的“原罪”

不同于其他电视剧,《都挺好》的核心人物,竟然一出场就去世了。这位典型的重男轻女的母亲赵美兰,在对待儿子和女儿的饮食上,都区别得非常明确。在苏明玉的童年记忆中,两个哥哥每天都有鸡腿吃,自己却只能吃汤泡饭。大哥考上了斯坦福,母亲所谓的砸锅卖铁,就是卖掉女儿的房间;二哥一张巧嘴叭叭的,把母亲哄得那叫一个好,省下的钱全给老二找工作买房买车娶媳妇……

在电视剧里,明玉拒绝成为牺牲品,可在现实中,很多人被亲情绑架,却已成习惯。本报记者调查了解,南方的重男轻女现象普遍比北方严重,江苏网友“欣我”对本报记者说:“我是看一集哭一集,苏明玉的样子像极了我。我妈妈对我甚至比明玉妈更狠,我爸在家中是一点地位都没有。我们姐妹三个,都是弟弟的垫脚石。从小没记得妈妈给我买过新衣服,书包是两个姐姐背过的,衣服、鞋子是两个姐姐穿过的,做错一点事就指责我,回一下嘴就挨打。冬天,妈妈给弟弟织毛衣毛裤,我冻得脸、脚、手上都是冻疮。以前恨她,现在想开了一些。” 网友“周药药”对本报记者说:“小时候,家里房子小,父母住一间,弟弟住一间,我一个女孩子一直到上大学离开家,都住客厅,墙角一张单人床,布帘子一拉就是我的容身之处。妈妈对我说,考不上一本就不要读了,浪费钱,不如赶紧工作。我那时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定要考上大学,离家远远的,再也不回来。后来我争气考上了一本,弟弟考了三本的学校,父母还夸他聪明,高高兴兴地送他到学校。弟弟工作后不如意,不愿意吃苦动脑筋,爸妈总是贴钱。”

《都挺好》中国家庭最大的纠结

被压迫到极点,落单父亲花式猛“作”

每个家庭里,有一方强势,就势必有一方弱势。而苏家强势权威的母亲,相对应的就是一个懦弱无语的父亲。面对暴君般的妻子,小时候女儿被打,他只会躲进厕所,从不敢和妻子据理力争。妻子去世后,他终于不用再在这段高压的婚姻中受气,开始了花式猛“作”,对自己的子女各种“折磨”。可以想象,妻子去世后,他一点儿也不伤心。而是一心想着自己的存折,跟生活条件看起来最好的大儿子到美国生活。

在去美国的设想泡汤后,他只能去二儿子家“讨生活”,却嫌弃儿子、儿媳对他照顾的不好,又假装体贴儿子、儿媳工作忙,怕给他们拖后腿,说来说去,就为了能从孩子那里拿到一天50块钱的“餐补”。

当孩子试图和他沟通生活习惯上的问题,他就故意撒泼发火:“嫌弃我就直说,走还不行?”一哭二闹三上吊,作天作地不消停。

要面子的大哥和啃老的二哥

苏家的老大明哲,绝对是传统意义上“别人家的孩子”,清华毕业、斯坦福深造、定居美国、有妻有女,婚姻美满。但从小到大占尽家里最好资源的他,同时也是一个“受害者”。在所有人的眼里,他就是这个家庭的门面,表面光鲜下,他却成长为一个愚孝、懦弱、虚荣、逃避、没担当的大哥。比如,在赡养父亲的问题上,不管不顾妻子的想法,甚至在自己失业,生活困窘的情况下,还想着接老父亲出国。妹妹来美国看他,他考虑的第一件事不是亲人相聚,而是自己的面子。他怕自己身上那一个个人生赢家的“标签”被无情地撕掉。

哈尔滨观众赵先生就是家里的老大,他对本报记者说:“试想一下,那些六七十年代的长子长女,八九十年代的独生子女,只要是位列在第一个孩子位置的人,哪个人身上或多或少地背负着一些‘责任’?然而一旦当我们遭遇了中年危机,那些本来向好的人生,突然之间都脱了轨。”

老大苏明哲在人格上很多方面复刻了父亲。比如爱面子,苏大强去美国前召集一帮同事、老友,吹嘘自己被“逼”着到美国享福,吹嘘女儿有钱;明哲在美国明明失业,却还要在来看望他的妹妹面前说自己马上要换大房子。回国工作后,又大包大揽,图一时面子,不顾经济情况要出钱给父亲买大房子。还有懦弱逃避,苏大强是一遇难事就面壁,苏明哲是解决不了就关机。

苏家老二明成,最得母亲喜爱,最会讨人欢心。虽然不学无术,但是妈妈还是想方设法帮他“考”进二本大学,又花钱托关系帮他找到工作,甚至他谈恋爱结婚,家里也要补贴。无论是生活能力,还是心智,明成都还处于孩提阶段。看到从小被自己欺负的妹妹赚得比自己多得多,只会酸溜溜地说:“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在抠门老爹的记账本上,明成总计花了家里好几十万元,有一个月,父母只给自己留了600元,而明成从他们手里拿了六七千元。

《都挺好》中国家庭最大的纠结

儿子个个不像话,媳妇好得上热搜

苏家的两个儿子各有各的毛病,但俩儿媳妇却个顶个的大度、明理、有原则。大哥软弱糊涂,放领导鸽子也不知道好好解释,反倒是大嫂背后默默打电话维护人际关系。二哥吊儿郎当,啃老多年毫不自知,但媳妇知道后,连夜催他还父母钱。“苏家怎么娶到这么好的儿媳妇”还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

剧中老二明成的婚姻质量,乍一看相当不错,小两口属于那种甜甜蜜蜜、黏黏糊糊的。明成喜欢把夸老婆挂在嘴边,像什么“你怎么那么美,小时候就没人想挠花你的脸吗”的段子张口就来。他很听老婆的话,夫妻吵架后,关起门来就给老婆下跪求原谅。

但这二十四孝好老公的背后,却是另一层现实深意了。心理学家姚丽看过这部剧后分析:“凡事都听老婆话,那是因为,这个男人没有足够的担当能力和气魄。”苏明成很懒惰,从小在家里当妈宝,啃老成习惯,心里没有一杆秤去衡量对错。在社会职场,又不切实际地做起发财梦,不顾家里紧俏的经济现状,想跟着上司搞实业投资,但却连投资回报率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小家的大方向,牢牢掌握在妻子朱丽手里。姚丽对本报记者说:“明成给老婆下跪求和解的画面像谁?像他的父母。苏家父母的婚姻是典型的女强男弱,苏大强每天在家沉默得像个影子,炒菜做饭收拾家务,老婆赵美兰在前方挥斥方遒、惯儿子骂女儿、亲戚来家也是她应酬交际说漂亮话。儿子留学没钱,苏大强的意见是‘别去了,直接找工作得了’,赵美兰马上指着他的鼻子骂‘你这个窝囊废’,这个动作大概是赵美兰一辈子最熟悉的动作。苏大强偷藏私房钱被发现,老婆立刻罚他下跪,大嘴巴子伺候。到了明成这辈,这个跪的感情色彩,从痛恨变成了情趣,但本质是一样的。”

儿女婚姻会不自觉地复刻父母

心理学家姚丽对本报记者说:“儿女婚姻很多时候会复刻父母,明成的婚姻更像是父母婚姻的‘高配版’。由于自己能力不足、无法担当,当然要能干、聪明、明事理的老婆撑起一片天。明成在原生家庭习惯了这种婚姻模式,他在婚恋选择上也会倾向于选择和母亲一样能干、有担当的女人。因为从小和妈妈比较好的缘故,他习惯于依赖女人,所以结婚后心甘情愿听老婆话,宠媳妇,不会像父亲苏大强那样被动憋屈难受。”

姚丽说:“就连早早出国留学的大哥明哲的婚姻方向,也没有跳脱父母婚姻的模式。苏明哲看起来大包大揽,在老婆女儿面前很有权威的样子,其实他们小家的方向也一直是老婆吴非把持着,才没有跑偏。”苏明哲就像一台猛踩油门、方向盘却坏了的车,一个劲地横冲直撞,如果不是老婆在旁边坐着,恐怕早就掉进了沟里。

苏家的男人,把女人推出去扛事,是他们的行为习惯,习得自他们的母亲。虽然苛待小女儿,但赵美兰的确一辈子都在为苏家劳心劳力、担当决断,一手掌握着家庭的命运和走向。这就难怪她的儿子们,娶的媳妇无形当中都有和母亲同样的特点。

明玉从小深受重男轻女之害,偏偏她的性格又和母亲很像,要强、不服,决不忍让。她和母亲赵美兰,针尖对麦芒,利刃遇钢刀,但其实两人身上有很多重合的影子。她独立,18岁以后完全靠自己打天下;她主动,和石天冬互有好感,还是她先主动拉对方结吻;她强势,在公司里是说一不二的明总,跟二哥吵架寸步不让,石天冬一提及她的家事,她就警告对方不要管她的私事。她恨母亲赵美兰,但也活成了一个和赵美兰一样强大能干的女人,这和她的原生家庭里男女性别角色的错位密切相关。

《都挺好》中国家庭最大的纠结

原生家庭之“伤”,用爱弥补

姚丽对本报记者说:“明玉喝醉酒后,喜欢爬进浴缸里睡,喃喃自语说的也是:我很成功,我很有钱,你们凭什么看不起我。她从小的成长经历缺少爱、缺乏尊重,所以她过分自强,带来的结果除了成功,还有难以接近的强势、难以对爱打开心扉。初到大哥家,她最初的眼神逃避看孩子,直到侄女伸出小手主动来拉她的手,叫了一声‘姑姑’,她才开始回应。所以她需要的是一个治愈型的爱人,同时还要耐心足够强。”

石天冬是厨师,日常就是做菜,闲适惬意,和明玉的快节奏、烦恼重重形成鲜明对比。他对明玉的爱就是做饭、送饭、叫她别忘吃饭,照顾她的身体和情绪。而明玉也只有在他的店里,才能放心地躺在沙发上睡着。

姚丽说:“这一对儿的沟通是良性的,能使对方变得更好。石天冬在引导明玉一步步变得柔软,学会施爱的方式。苏大强理财被骗,明玉说直接给他6万块钱得了,石天冬劝她不如说是被骗的钱追回来了,这样才能消除老人的心病。”明玉的孤独、强硬、排斥爱,在石天冬的影响下,一步步治愈。他在她家偷偷拼起的那栋小屋,象征着他之于明玉的意义,帮她慢慢把破碎的心拼好,给她一个温暖安全的归宿。

姚丽告诉本报记者,孩子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潜移默化地被“原生家庭”浸染,潜意识里已被“原生家庭”烙上深深的印记,如果“原生家庭”的烙印是充满爱的,那孩子就会成长为一个阳光、自信、上进,有责任、能担当的人;如果“原生家庭”的烙印是缺爱、溺爱、瞎爱、乱爱的,其人格特质、安全感方面、爱的能力、人际关系,尤其是亲密关系中的人际关系,以及价值观、心态等,就有可能会不同程度地出现问题。

姚丽对本报记者说:“《都挺好》中,一切问题的症结并非重男轻女,而是原生家庭父亲缺位所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母亲成了父亲的角色,父亲成了母亲的附属品。这部剧里,苏明玉的主题是‘治愈和修复’,两个哥哥是‘纠错和成长’。至于最终结局能否完满,要看你的伴侣够不够好,更要看你自己是不是足够努力。家庭和婚姻,是每个人都逃不脱的一堂必修课。”本报记者 李子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