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装修

青春时期最残酷的事情:还没长大,却要养家。

时间:2020-02-13 来源:拯时及救

说到青春时期最残酷的事情,有人说是高考没考好?或者是喜欢的人最终没在一起?好吧,我承认,这些都挺残酷的。

青春时期最残酷的事情:还没长大,却要养家。

01

我在读初中那会儿,班上有一个外地来的同学,这里把他叫做小北吧。因为我们这个地方长久以来就有一种排外的心理,不管你是哪里来的,只要你不是本地人,他们都会排斥你。因为小北不会讲本地话,自然也少不了同学们的捉弄、欺负。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当时没交作业,几个同学被老师叫到走廊上训一顿,小北也是其中一个。

在老师训到一半的时候她去上了会儿厕所,这才让我们有松口气的机会。

小北当时就站在我的隔壁,我不经意间偷偷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那时我比较羞涩,看见谁我都不敢说话,所以看了一眼后自然我也就把目光移向别处了。

过了一会儿,我用余光瞄见小北用他的手在他的裤袋里来回摸索着什么,过了几秒,他从裤袋里面掏出了几个圆形的泡泡糖。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吃过,就是那种一毛钱一个的圆形泡泡糖,有红色的、绿色的、蓝色的等等,泡泡糖的直径大约为两厘米左右吧,挺大的。

小北把几个泡泡糖摆在他的手心上,五颜六色的泡泡糖形成一道彩虹风景。

“你要吃吗?”好奇地问我。

当时我愣了一下,说了声不用了,其实我的内心还是挺想吃的,只是我不好意思要。

从那一次开始,我和小北也就认识了。

在和小北交谈后,慢慢地我才知道,小北是湖北那边的,为讨生活,一家人南下打工,他的父母把小北留在当地他的奶奶家里后又去了另一个城市打拼,所以也就形成了小北和他的奶奶一起生活的情形,只不过他的父母会每个月打回来一些生活费给小北。

02

藏他的东西,藏椅子,用本地话嘲笑他,这些都是同班同学对小北做的事情,尽管小北的心里有一百个不爽,但没有朋友的他,还是没什么办法,只能任由这种欺负一直持续下去。

和小北认识后,他每次放学都会找我一起回家。

我家离学校不远,所以我都是走路来返学校。

而小北不一样,他家离学校大约有两公里吧,稍微远了一点,所以他平时都是骑着自行车来返学校的。

他的自行车挺旧的,身上凡是铁的地方,几乎都是锈迹,那条看上去残破不堪的车链转动起来时也会发出“吱吱”的摩擦声,车头篮子的右下方还破了一个锥形大洞,几乎放不了什么东西。

在和小北一起回家的路上,他有时也会聊到他跟他奶奶在一起时的生活,虽说简单,但应有的快乐还是少不了的。

有一次他突然让我送他回一次家,我答应了,至于原因我到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就这样,我和他轮流推着他的小自行车走回了他家,而我是走了足足四公里路,回到家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多钟了,妈妈问我怎么那么晚才回来,我说是去玩的。

在读了一年初一后,小北辍学外出打工,可能是读不懂,也可能是受不了同班同学的排斥,但我想更多的是,没钱交学费,为了生活。

在小北辍学的那年,他14岁,他走之前还笑着对我说:

“我挣了钱回来一定请你吃饭。”

从那开始,我和他也就慢慢没了联系。

03

再听到小北的声讯后是从初中同学那边听到的,听说自从他去外面打工后,认识了一些社会上的混混,从此过上了打架、喝酒、抽烟等无乐不欢的日子,还有一次他因为一些小事在饭店吃饭时和别人打起来了,还被关进去了一段时间。

听同学说他每次挣来的钱都会寄回一部分给他的奶奶,至于他的父母,想必也不需要他管吧。他认识的那些江湖上所谓的朋友,个个都是一些不良少年,类似于那些小混混。

有一次小北急需用钱,他四处找他江湖上的朋友借,结果你知道的,那些所谓的朋友,一谈到钱,都变成了陌生人。

最近的一次见到小北时是在我17岁那年,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了。那年年初,小北在外打工后回来他的奶奶家过年,他找到了当时和我玩得挺好的一个同学联系上了我,说请我出去吃烧烤,我答应了。

见到他时,除了少掉读书那会儿的几分稚气,几乎没什么变化,只是比过去高了一些。在吃烧烤的时候,我不小心看到他右手肱二头肌上多出了几道纹身,能理解,毕竟混江湖嘛,我对他开玩笑说他的纹身像一排成排的牛粪,他也笑了,露出的笑容跟他13岁那年给我泡泡糖一样,那么开心,那么真实。

在他陆续找来了他认识的几个江湖朋友一起来吃烧烤后,我想我也应该离开了,我知道我和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走之前我摸了摸口袋掏出所有的钱,好像只有37块5吧,学生党,几乎没什么钱,我把这些钱放到桌上后就走掉了。

过了十几秒吧,小北从后面叫住了我,他问我怎么没说一声就走掉了呢,我笑了一下,没有回答,紧接着小北把刚才我放桌上的37块5毛塞回我的口袋里。

“说好我请你的。”小北说道。

我又笑了一下,我那时才发现,我和小北几乎找不到13岁那年应有的话题了,只是觉得我和他像是靠着某一段回忆在死撑着。

“谢谢你。”小北笑着对我吐出这么一句。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就离开了。

我想起13岁那年,有一天周六,小北骑着他的小自行车跑来我家找我,那天是早晨,天气很好,没有烈日,也没有阴影,有的只是微风。

“嘿,你要不要去网吧玩会儿游戏呀?我没钱,你可不可以请我去一次呢?”他在我家门口偷偷问我。

那是我听过最淳朴,最真实的一句话,没有拐弯抹角,更没有邪念,有的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句真心话。

我点了点头,坐在他自行车的后座,温暖的阳光在我们身上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我的微信公众号:TaDu

(期待你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