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化

如果学美低油价,我国经济会坍塌

时间:2020-02-16 来源:拯时及救
最近在洛杉矶,更直观的感受到在美国开车是幸福的,一是油价折算成人民币价格低。二是高速公路普遍不收费,当然有收费的更高速的车道。三是美国停车,除了在闹市区之外,绝大多数时候是不要钱的。四是美国的车价便宜,而且换车的成本低、鼓励换车的手段太多了。

但至为关键的是油价低。大家看看这张图片,自己换算一下,就能明白,绝对值已经比中国低很多,然后再考虑到美国人普通家庭收入6万美元这个数字,就更能够感知美国油价之低。而且洛杉矶的油价在美国算是高的,在德州这样的产油区价格更低。


关于中国油价的问题,以前我曾经谈过几次,其实这个问题是重要的,所以今天再重复谈一谈。而且所有房地产的有志者,都要弄通能源价格的逻辑,因为油价和地价性质是相同的,弄通这个道理对于提高房地产认知水平极有价值。

首先呢,地价、油价,是工业世界的两大元价格,而这两大对其他价格构成源头影响的元价格,其实都是地价。

在国际竞争中,在两国搞项目开发(因为经济的整体其实就是土地经济,无论万事万物都是基于地力而演绎的,包括人本身也是),当然是地价低的一边竞争力更强啊。

地价高的这边要打赢,就只能提高自己的后续生产效率,从而降低自己的后续成本来实现总成本的平衡,又或者是利用思想杠杠(品牌)提高自己的最终产品价格,这两个难度就高很多了,尤其是后者。

现在问题是,地价低的美国已经很久没有在第一层面的后续生产效率(在工业上讲也就是制造领域)上下功夫了,所以现在要复兴制造业,这就是补课。

第二层面的后续生产效率,美国至今是全球最发达,普S价值观和好莱坞的作用就不用多说了吧。所以从这个角度看,降低油价可以让美国具备更优势的前端效率,为复兴制造业提供巨大的吸引力,其他国家很难抵挡。

另外一个抽象的角度。把每个工业经济体理解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单元(当然肯定不是独立的了,这里只是为了分析方便),那么每个经济体其实就是先注入能源、然后制造与营销、最后销售……这么一个过程,更简化的说就是注入能源,消耗能源。各国的能源禀赋不同。

中东国家缺乏后续的工业制造环节,因此就只是为全球提供能源注入,中东自己是不参加后续竞争的。

现在美国成了最大的能源生产国与出口国,而且要复兴制造业(如果复兴不成,美国就会变成一个更大的中东,所以从美国的角度当然必须复兴),这个时候美国就不是一个中东角色,而要更多理解为竞争者角色。

把世界简化为中美两个国家,你就会发现美国的这方面优势太强,要油有油、要气有气、要煤有煤(退出议定书就是为了挖煤呀),而且其产量巨大。中国主要是煤。油和煤所起的作用却是不同的。

煤主要是发电和炼钢,变现的链条比油长多了,所以以煤炭为主要能源来源的国家,进一步压缩成本的余地相对要小。油不但能发电和炼钢,而且还是工业的元原料,用途很灵活,而且变现的链条非常短,只要具备足够的产能那么压缩成本的余地大多了。

说到这里,结论就很明显了。如果从123产业的整体产业链条竞争来判断,最起码在复兴制造业的阶段中美国肯定要寻求低油价的环境,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中国自身能源环节遭受巨大的压力,从而失去竞争优势。

当然也有人会考虑说,那我们也对外买低价的石油啊。问题是你自身必须要保留自己相当大的能源来源——只有小国才能走专业化的道路、像中国这样的超巨国家必须大而全,低价的石油环境对于我们的煤炭能源的冲击是很大的,为什么国家反复通过各种手段阻止低油价,说到这里,相信你已经了然了。

说到这里,我不免就想起自己工作了八年多的深圳能源集团,妈湾电厂就是烧煤的,还有就是咱们的煤变气产业,煤炭采掘产业,都将在低油价环境中呼吸困难的。如果自己的能源来源遭受破坏,其实就好比是人呼吸与心脏系统遭受破坏。

堵起车来,洛杉矶的高速立刻变成停车场

所以通过上面的抽象,更进一步的结论就出来了:

①基于整体产业链的竞争考虑,以及复兴制造业的考虑,美国将偏向于低油价环境。只有这样,美国在和中国这样的超大型的全产业链国家的竞争中,才能获得制造业复兴的空间和机会。

②如果最终美国的成本结构与效率依赖所致,还是无法复兴制造业——因为按道理来说,美国已经习惯了军事和金融的效率,真正复兴制造业其实是降低效率来竞争,是不符合发展规律的——那么美国就要考虑直接从能源上赚钱,在那种情况下,美国将偏向中等偏上油价的环境,美国就会成为一个大的中东,这个要在复兴制造业实践之后再看了。

③无论如何美国在进行低油价助力制造业复兴的尝试过程中,除中国以外的其他制造国也将承受以前所没有过的那种压力。复兴制造业就是美国自己想干活,日本德国韩国中国恐怕都要交一部分活出来了,尤其是欧洲的工业国压力会更大。

以上就是油价抽象之后的分析结果,也是我醒来后立即想口述给大家。所以油价的高低没那么绝对,接下来要好好看好好观察。但在复兴制造业尝试期间,美国保持低油价的努力恐怕是不能忽视的。那么中国应该怎么应对呢?或许有几下几个路径:

①将外部能源内部化,直接掌控相当的海外能源变成自己的第一产业,或者是将外部能源国的关系升级,变成可靠稳定的来源。但主要是直接掌控。

②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和核电产业、保持炼钢规模(用不完的钢铁就卖到国外吧,炼钢规模不能再缩小了,在能源结构实现转换之前要保持一定的开发建设规模,包括房地产),汽车交通的电气化才能拯救煤炭环节,炼钢规模的保持也能够维持煤炭产业的流量,要大炼钢铁,空气污染大家要忍着点。

③制造业企业的规模效应越来越重要。以前的规模效应是为了降低制造本身的成本,未来是为了对抗来自低油价超级对手的竞争。

④南海要争取尽快出油、大出油啊,三桶油——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就看你们的啦!!

全文口述,有错别字别瞎吵吵,核心意思传达到了就行了,别费时在枝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