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诗词

“红通人物”钱增德的起伏人生:逃亡非洲开赌场,好奇命运走向

时间:2020-03-22 来源:拯时及救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作者:杨桃,编辑:彭彬


“红通”即红色通报,是最著名的国际通报,俗称“红色通缉令”。2015年3月,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决定开启“天网”行动。截至2018年12月30日,“百名红通”人员已有56人到案。

 

今年1月中旬以来,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宣传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联合摄制的五集电视专题片《红色通缉》陆续播出,引发巨大反响。


为帮助读者了解更多“红通行动”情况,自2018年7月3日起,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开始推出“红通”人物专题。



2018年7月24日,“百名红通”第93位的钱增德被刑满释放,走出高淳监狱。此时距离他从肯尼亚机场被捕已过去整整三年。

 

2006年7月,检察院在办案中发现,当时的中淮集团董事长钱增德涉嫌受贿30万元,因此对他立案侦查。当时钱增德正跟随淮安市一支考察团到访非洲,感到有被调查的风险,考察期满后钱增德并未返回中国,而是留在了苏丹。

 

此后,钱增德在苏丹和肯尼亚生活10年,在当地开办了宾馆、赌场和农场,并还选为东非总商会第一届理事会的副主席。

 

2015年4月22日,“红通行动”的大网撒开。7月24日,钱增德在肯尼亚机场被扣押,经过一系列周折被带回国。

 

从2015年10月起,淮安市清河区检察院对钱增德“涉嫌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案进行审查起诉。2017年4月27日,经过长达一年的审判后,淮安市清江浦区人民法院对钱增德受贿案作出判决,认定其中20万元受贿罪名成立。对另外10万元的受贿行为,法院认为证据不足以认定,因此不予支持。

 

最终,法院判决钱增德受贿罪成立,考虑其已退出全部赃款,酌情予以从轻处罚,判处钱增德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刑期至2018年7月24日止。

 

如今刑满释放的钱增德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其代理律师杨大飞透露,目前关于钱增德受贿案的申诉还在进行中。谈及今后的人生,钱增德对记者表示,“我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我也十分好奇自己命运的走向。”

 


01

一度辉煌

 

在2006年被淮安当地检察院起诉前,钱增德是当地有名的民营企业家、能人,江苏中淮建设集团董事长(以下简称“中淮集团”)。

 

中淮集团的前身是两家国有建筑公司:淮阴市第二建设公司和第三建筑公司。钱增德从南京建筑学院(也就是现在的南京工业大学)建筑机械专业毕业后,1984年起在淮阴市第二建设公司工作,担任技术员、工程部部长。1990年,钱增德赴日本留学,1991年回国,1992年起担任第三建筑公司经理。

 

钱增德接手时公司生产混乱,濒临倒闭。据他回忆,1994年,二建在苏州工业园区承建的工程发生工期拖延,新加坡业主十分不满。


钱增德对记者说,“我是在苏州的工地上任的,苏州工业园区的第一根桩是我打的。”

 

据资料,在钱增德的主持下,工程如期完工,新加坡业主不仅放弃了索要的108万美元违约金,还支付了50万美元的工程收尾补助。

 

1995年,钱增德又赶到津巴布韦的工程现场处理拖延工期、公司被业主驱逐的问题。“当时现场也是一片混乱,那边中国工人看到我后痛哭,以为自己回不了国。”40多天后,钱增德与业主达成协议,获得900万美元工程款。

 

据钱增德回忆,“当时公司有四五千人,家里人和朋友都反对我接管这个烂摊子,但是我们这代人,从走出校门起就对国家心存感激,不论在哪里都是国家利益至上。到现在也是这种心态。”

 

1998年,公司从钱增德接管时的负债4800万元,恢复到拥有净资产2亿元。也是在这一年,公司改制为民营企业,更名为江苏中淮建设工程公司,由钱增德任董事长。此后中淮集团发展为一家跨国企业,具有国家壹级施工总承包资质,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总承包壹级资质。


2005年起,中淮集团开始为上市做准备。“当时已经有两轮上市培训,和券商达成的价格是50亿,上市以后还能从银行贷款500亿。那时候500亿是什么概念?我可以把地球翻个遍。”

 

就在中淮集团即将上市前夕,钱增德引起了当地检察机关的注意。2006年7月,检察院在办案中发现钱增德涉嫌受贿30万元,因此对他立案侦查,8月1日决定对钱增德刑事拘留。钱增德的代理律师杨大飞表示,2016年之前两高《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出台之前,受贿30万量刑的起点就是10年有期徒刑。

 


02

逃亡非洲

 

检察院的决定下达时,钱增德已经远走他乡。

 

2006年3月,钱增德跟随淮安市一支考察团到访非洲,感到被调查的风险,考察期满后他并未返回中国,而是留在了苏丹。

 

谈起在非洲的往事,钱增德对记者说,“我这个人适应能力强,不是养尊处优的人。当时去苏丹是暂时避难,但是我从不担心养不活自己,或者事情做不了。如果当时能来回跑,调动更多国内的资源,非洲的事业会做得更大。”

 

在苏丹当地经营了几个建设项目后,钱增德在首都喀土穆开了第一家“东土国际宾馆”。钱增德的妻子张煜后来说,宾馆的名字来源于《西游记》,与“西天”相对应,意指祖国。

 

苏丹西部的达尔富尔地区战乱频繁,中国维和部队曾在此驻扎。张煜回忆,“官兵们自己挖了一个大鱼塘,里面却没有鱼。”于是钱增德与当地雇员一起,从尼罗河里抓来不少鱼苗,开车送到了达尔富尔。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听到消息的钱增德赶到中国驻苏丹大使馆,以“中淮建设集团”的名义捐赠了2万美元。


图注:钱增德出现在中国驻苏丹大使馆2008年5月公布的捐款名单中

 

2008年12月,在钱增德开办的喀土穆广场宾馆,苏丹中国企业商会成立,钱增德任商会主席。商会经由中国商务部批准,吸引了近60家中资企业代表参加。2009年6月,钱增德还曾与人民日报记者一起前往达尔富尔采访。


 图注:2009年6月人民网的报道中,钱增德作为特约记者拍摄的照片

 

2011年,苏丹经过全民公投分裂为南北两个独立的国家。南苏丹独立后经济和安全形势不断恶化,大量华人离开。此时,东部非洲中国总商会开始在肯尼亚筹建。经由中国驻苏丹大使馆同意,钱增德代表苏丹商会来到肯尼亚,出席东非总商会的第一届理事会,并被选为总商会副主席。

 

2013年,第二家“东土宾馆”在肯尼亚内罗毕开张,虽然在当地华人所开设的企业中规模并不算大,但内罗毕东土宾馆还是成为了当地华人社交的平台。

 


03

红色通缉

 

2015年4月22日,“红通行动”的大网撒开,钱增德也位列其中。此后张煜频繁前往苏丹和肯尼亚大使馆,“我想通过大使馆联系上中纪委,希望他们能介入调查此事。”

 

2015年7月24日,当钱增德打算从肯尼亚乘机前往苏丹,在机场被肯尼亚警方扣押。钱增德也是第一个在非洲被抓捕的百名红通人员。

 

经过一系列周折,2015年7月25日下午,钱增德被两个法警带下飞机。在央视的纪录片《红色通缉》中钱增德说道,“上了回国的飞机我就知道,问多也没用,那时候人就平静下来了,罪有应得的结果,那是没有办法的事,自己要去承担。”


图注:2015年7月25日,埃塞俄比亚航空ET684航班降落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钱增德被带出舱门。

 

提起被留在非洲的家属,钱增德说,“我的家人这三年一直处在煎熬之中,我女儿那时候25岁,因为着急得了甲亢住院。当时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到我妻子,真是一种十年生死两茫茫的心情。”

 

从2015年10月起,淮安市清河区检察院对钱增德“涉嫌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案进行审查起诉。据判决书显示,检方指控1995年至1999年期间,钱增德在任原淮阴市第三建筑公司经理、原江苏中淮建设工程公司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下属工作人员所送的贿赂30万元。

 

2017年4月27日,经过长达一年的审判后,淮安市清江浦区人民法院对钱增德受贿案作出判决,认定其中20万元受贿罪名成立。对另外10万元的受贿行为,法院认为证据不足以认定,因此不予支持。

 

最终,法院判决钱增德受贿罪成立,考虑其已退出全部赃款,酌情予以从轻处罚,判处钱增德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刑期至2018年7月24日止。

 


04

“红通”之后

 

杨大飞告诉记者,2018年5月,曾有央视的摄制组去淮安看守所希望采访钱增德。钱增德表示,最初他两次拒绝了央视的采访,不希望在出狱前夕“惹事”,后来监狱长找他谈话,才答应接受采访。

 

杨大飞对记者表示,2017年的判决中,法院认为钱增德“利用职务之便”受贿并不符合事实,“当时他去要回自己的欠款时,已经不在二建工作了,何来利用职务之便?”因此,2018年7月24日被刑满释放后,钱增德已再次向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

 

钱增德被关押的三年间,他在肯尼亚的生意主要由25岁的女儿打理。提到自己的孩子,钱增德感到很欣慰。张煜曾说,“老钱是把教育孩子放在第一位的。我们的儿女非常优秀,值得老钱骄傲。这个事情发生了,仅仅在我们这一代人为止吧,不影响到儿女的生活。”

 

出狱后,钱增德以为过去的纠葛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但曾经的“红通”身份还是给他带来一些麻烦。2018年11月初,钱增德申请了以日语翻译的身份在上海进博会的工作,但却在入口安检时被拦住,因为系统显示他仍是通缉人员。这让钱增德十分郁闷。

 

图注:钱增德向启阳路4号出示的进博会工作人员证明

 

2018年12月初,当钱增德打算在中国银行苏州工业区支行申请开户时,银行系统发现他是“通缉犯”并报了警,虽然警方证明属于误会,但银行仍然无法给钱增德开户。此后钱增德还曾打算回到肯尼亚,但却在进入海关时被拒绝入境。无奈之下钱增德又坐飞机返回中国。

 

钱增德说,“从我的人生经历讲,回头看无怨无悔,但是从未来想做的事情上,我又很焦虑,谁来帮我解决这些问题。现在我想公司转型,还有的资产还有价值,如何发挥作用?这几个月出狱以后我一直在考虑这个事情。”

 

一位纪委工作人员对记者解释,钱增德需要先解除自己的红通身份,“按理说通缉令在抓捕归案时就已经解除,但是不同机构之间的衔接可能存在滞后,信息没有及时更新,他可以主动提出请求”。

 

目前,钱增德已经回到苏丹开始新的生活。在采访最后,钱增德对记者表示,“我的故事还没有结束,我也十分好奇自己命运的走向。”


附此前报道链接:

红通人物史增超双面人生:热衷公益 教唆情妇收养女童性侵八年

被媒体曝光后,宁波逃亡红通犯停用微信

红通人物“民营航空大王”兰世立:从湖北首富到潜逃狮城



凤凰网财经官方微信 ID:finance_ifeng

喜欢此文,欢迎转发和点好看支持凤财君


点击阅读原文提前看达沃斯剧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