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诗词

「鱼丧」

时间:2019-06-10 来源:拯时及救

「天气肃穆」

是用这个词来形容

天空仿佛是黑白色

就像铅笔描摩出的浮世绘

那种诡异的风格


猫儿鸟儿站了一地

这事奇怪的紧

它们低下自己高昂的头颅

眼泪大珠大珠的滚落

原来这些家伙也是有感情的吗


一块木牌立在地上

一片平地上

鸟儿在上面啄出一条鱼的形状

它啄的那么用力

以至于她的喙,坚硬的喙,都被折断

它刻画不停,它鲜血淋漓


猫儿升出藏在掌心的利爪

对着木牌一阵乱抓

或许是机缘巧合罢

它抓落的木屑像雪花般落下

又如一条咸鱼在阳光下洒落的盐粒儿


一条老狗躲在角落嘶吼

它的嗓音沙哑,状貌凶残

仔细看来,却能发现它跛了的蹄爪

一条狗链儿栓住了它

它怎能如愿来到一条咸鱼的丧礼上来

凭空让人看了主人的笑话


真是有趣,鱼儿的丧礼,千古未闻之事

鱼儿不应当被人们肆意的捞起

开膛破肚,或蒸或煮

幸运儿还将被盐渍风干

作为咸鱼吗?

这是鱼儿固定的归宿啊

有什么可意外的呢


从未有过,难道就不能有吗?

从来这样,难道就不能变吗?

从不知晓,难道才会幸福吗?


当人们把老狗栓起

将猫儿阉割

把鸟儿的头拧断做成汤羹

谁会想到那条丧礼上的鱼儿

正在屋檐顶上

瞪着万年不变的双眼

洒落一地的盐粒儿呢


「  它在笑呢。」


有什么不一样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