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老照片

赛德克巴莱令华人热血沸腾的抗日电影

时间:2019-07-06 来源:拯时及救

1,女人和孩子成就了男人的灵魂!

2,如果你的文明是要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带你们看见野蛮的骄傲!真正的赛德克巴莱可以失去身体,但一定要赢得灵魂!

3,塔道:你明明知道这一战一定会输,为什么还要打?

     莫那:为了快被遗忘的图腾,拿生命来换图腾的印记。

     塔道:那拿什么来换回这些年轻的生命?

     莫那:骄傲!

4,这世界绝非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友善,那么体贴善良,相反的,没有力量的人如果补试图从考验中站起来的话,那么现实的无情总有一天会像盘旋的秃鹰一样,等着啃食我们因软弱而坏死的部分。

5,日本人比森林的树叶还繁密,比浊水溪的石头还多。可是我反抗的决心比奇莱山还要坚定!

6,时间轻若一朵焰火,你们的灵魂里的星星都已经被点燃,

     而你们的灵魂里欢乐的泪水却早已干涸。

     为唱出祖灵的歌,需要吞下许多痛苦,

     为说出自己的话,需要吞下屈辱

     为实现梦想,需要吞下许多遗憾

 7,不想当野蛮人,但不管怎么努力,也改变不了这张不被文明认同的脸。

电影简介:上集:太阳旗  上集以象征日本的《太阳旗》为名,由1895年日军占领台湾开始,演至1930年雾社事件,并酝酿着眼于雾社公学校事件爆发前后的描述。 1930年,北白川宫能久亲王被杀,而举行台湾神社祭,雾社地区则照例举行联合运动会。当联合运动会开幕,所有日本人、警察及其眷属齐聚公学校之际,赛德克雾社群之马赫坡、荷戈、波亚伦、斯库、罗多夫、塔罗湾等六部落赛德克族人,由雾社群马赫坡社头目莫那·鲁道率领发难。 当日清晨,雾社公学校(现今台电万大电厂雾社分部)运动会,由能高郡守小笠敬太郎主持开幕典礼,其他日本人都前来观礼,这时候预先埋伏的赛德克勇士,在莫那·鲁道攻击号令下,立刻展开猛烈的突袭,在一阵毫无预警的混战中,将运动场内134个日本人一一撂倒砍杀。 另一方面,莫那·鲁道命令次子巴索·莫那(Baso Mona)潜入马赫坡山袭击日警,并命长子达多·莫那(Tado Mona)潜入马赫坡社警察驻在所,亦将日警及其眷属全数枪毙。后分成数队,切断日人对外的所有电话线路,陆续袭击各部落之警察驻在所,掳获弹药、枪械。借此向雾社地区的各个部落宣告,反暴统治之战已经开打,终致纷纷群起响应。 在震惊愤怒之余,日军旋即调度派遣驻扎台中、花莲的步兵与警力,分两路向雾社方面挺进;莫那·鲁道率领族人抗敌缠斗、辗转退守马赫坡石窟。一场双方分别为了资源与报复围剿、祖灵与灵魂尊严的战端,就此揭开序幕。 下集:彩虹桥  下集《彩虹桥》则进一步描述日军大队兵力进犯,莫那·鲁道带领赛德克族浴血抵抗的过程,并深入刻画族人从容牺牲后,越过彩虹桥回归祖灵的故事。 接续上集赛德克族发动公学校冲突事件,致使日本人遭遇殖民占领以来最大的统治危机后,日本驻台陆军少将镰田弥彦衔命调动高达三千名以上的军警,挟以山炮、机枪等优势武力,联合前往雾社讨伐。 另一方面,原先对部落友善的巡查小岛源治,也因自己的妻儿在运动场上死于非命,愤怒痛苦地完全失去理智,而强迫莫那·鲁道的世仇、屯巴拉社头目铁木·瓦力斯出兵,协助日本人打这场毫不擅长的山区游击战。 然而,世代山居的赛德克族熟悉当地绝壁地势,导致增援的日军部队始终久攻不下,伤亡无数。眼看清剿不力,日军于是改以派遣飞机投掷毒气弹,形成了原住民以猎枪、柴刀、木棍等原始武器,对抗飞机、大炮的局势。经过近一个月的激烈对峙,抗日族人死伤惨重;赛德克妇女此时也为了使自己孩子、丈夫无后顾之忧,于是纷纷先行上吊自缢;残存的男人们则在脸孔纹上赛德克记号,誓死抵抗、宁死不屈。 原本发誓要一天拿下雾社的镰田弥彦,至此也不得不衷心佩服莫那·鲁道的骁勇善战,深深感叹:“三百名战士抵抗数千名大军,不战死便自尽!为何我会在这遥远的台湾山区见到我们已经消失百年的武士精神?是这里的樱花开得太红艳了吗?” 为了灵魂自由,不惧牺牲战死的赛德克族人与勇士,越过彩虹桥、回归祖灵的旅程也于焉展开。

《赛德克巴莱》是中国台湾省导演魏德圣导演的一部史诗级电影,与大陆拍摄的垃圾抗日神剧不可同日而语!绝对震撼心灵的作品!


相关阅读